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刑侦大明 > 零六一 抓人

零六一 抓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尹刈苇道:“昨日父亲去往洛城东,宿在草民的第四房姨娘许氏处。今日卯时,草民忽然被人吵醒,原来是许氏派来的人,言道父亲大人不行了。草民心中惶急,赶紧赶往许氏处。进了房中,只见父亲躺在床上,许氏只在一旁啼哭,草民见父亲死状异常,心生疑窦,便将父亲尸体抬到衙门!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他的脸上露出浓浓的悲切之情,眼圈儿也红了,眼泪簌簌而下,忽然跪地磕头道:“我父死的蹊跷,还望各位老爷给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闻安臣听了,不由得微微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讲究的是人死为大,尤其是长辈死了之后,哪怕是认为长辈死的不明不白,也很少会有晚辈会主动抬着长辈尸体去衙门的。尤其是这尹家,还是秦州城的豪门大族,更是丢不起这个脸面的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尹刈苇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人做事很干脆利索,他是卯时得到的消息,也就是凌晨五点,然后赶到洛城东,着人抬了尸体,又赶到衙门,现在才不过是辰时刚到而已。这一切,他只用了两个小时。这么殷切,甚至可说是急切,那么他会不会有所嫌疑呢?

    按照这个时代的思维习惯,这种案件,往往直系亲属及配偶是嫌疑最大的人,因为他们有作案的能力和时机,也有动机——别忘了,尹家是富商。为了钱,父子兄弟残杀的事情还少么?

    闻安臣不由得用怀疑的眼光看了尹刈苇一眼。此人长相端方,气度凝练,单看表面是看不出什么来的。

    他没在多问,只是道:“先等仵作来,验过尸体再说吧!”

    少顷,仵作急匆匆赶来,先给几个人行了礼,而后带着徒弟验尸。好一会儿之后,老仵作道:“此尸,口眼开,面青色,唇紫黑,手、足指甲俱青黯,口、眼、耳、鼻间有血出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道:“当是中毒亡无错。”

    闻安臣问道:“可能验出中毒时间?”

    老仵作看了半响,有些为难道:“当是昨夜,只不过小人也无法说的太过精准,只不过,当在亥时或是子时。”

    能做到这一点已经不错了,毕竟这个时代,限于条件,很多东西无法做到精确。亥时或是子时,也就是说,死亡时间大致在昨夜九点到今日凌晨一点这一段。

    闻安臣向尹刈苇问道:“令尊可是和人结过仇怨?”

    “仇怨。”尹刈苇沉思许久,道:“家父坐了几十年生意,虽说处处与人为善,但要说没有对头,那是痴人说梦。对头肯定有的,但只怕还到不了要人命的程度,而且,就算是对头想要毒杀父亲,也未必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闻安臣点点头,而后又是细细的问了许多问题。

    尹刈苇显然很有耐心,一一作答。

    徐惟贤在上面听的有些不耐烦,扭了扭身子,恨不能赶紧完事儿好回去。

    闻安臣发现尹刈苇神色有些犹豫,似乎是欲言又止的样子,便问道:“你可是有什么隐情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尹刈苇犹豫片刻,最后还是咬咬牙,道:“说出来,未免有些家丑之嫌疑,但草民觉得,这件事可能是导致家父之死的重要原因。”

    闻安臣心里一振,道: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家父死于许氏房中,而这许氏……”尹刈苇叹了口气:“本是巩昌府青楼出身,行事颇有些不检点。那一日,草民去往洛城东客栈办事的时候,正撞见她在和一俊美公子调笑。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他话没说完,但闻安臣和黎澄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。两人对视一眼,神色都很是振奋。有了这么一条线索,那么这个案子就明朗许多了。很大可能,这就是真相!

    倒是不能怪他们惯性思维,实在是因为在这个时代,一旦出了这样的案子,多半都是奸夫**合伙杀夫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