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刑侦大明 > 一四八 不一样的两位大帅

一四八 不一样的两位大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c_t();    闻安臣进总镇府的时候,戚继光正拿着一张纸仔细的看,看完之后,他拧了拧眉头,良久方才松开。【舞若小说网首发】    而后他点燃了蜡烛,把纸烧掉,灰烬扔到一边的痰盂里。    曹一夔来到蓟镇的前后情况,戚继光已经查的清楚了。    曹一夔本在京城,结果蓟镇的案子发了没两日,他就出京了,说是要去天津卫海河那里瞧一瞧,结果一出京就直奔了蓟镇。    当初曹一夔向戚继光解释过这个问题,言道是在客栈中听人说起这个案子,起了好奇之心,便赶过来瞧瞧。    这话没什么破绽,不过戚继光发现了一个细节——有人瞧见,曹一夔离京之时,走的是德胜门苏格拉斯贵族学院reads();。    天津在北京城的东南方向,如果曹一夔真要去天津的话,绝不应该走德胜门,因为德胜门是京城的北门,从这里出去,再去城外绕个大远,赶去天津卫?何必呢?    曹一夔这么精明的人能做出这种事来?    显然不可能!    这就说明,曹一夔的目的地,就是蓟镇。    那就是冲着他戚继光来的!    曹一夔显然是没有预料到戚继光如此有能量,竟然能查清楚他出京时候的行踪,他出京之时并未注意这个问题,但却被戚继光瞧出了破绽。    当然,戚继光也就能瞧到这一步了,再深一点儿的东西,比如说曹一夔的背后是谁,他还是不知道的。因为曹一夔和张四维的关系隐藏的很深,而戚继光布置在京城打探消息的人手,还渗透不进张四维府中去。    再说了,张四维对张居正素来顺服,戚继光也不会想到竟然是他。    但能猜到曹一夔的目的是自己,与戚继光而言这就足够了。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谁,但他知道有人想要对付自己。曹一夔就是下手的人,而他们要寻的由头,则就是那件案子。    此时戚继光当真是对闻安臣感激至极,若不是他的话这个案子岂能破的那么快?若不是破案那么快,肯定就被人寻到由头了,说不得现在得有什么变故。    所以亲兵通报闻安臣过来之后,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出了门,站在台阶上迎着。    这是很高的待遇了,尤其是对象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吏员而已。    闻安臣显然是受宠若惊,连声道:“戚帅,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    “如何使不得?”戚继光哈哈一笑,不过他并未说明原因,这件事儿,他不打算让闻安臣知道。    对于闻安臣这个地位的人来说,知道的多了,也未必是一件好事。    两人进了花厅,各自落座,戚继光着人上了茶水,两人说了几句闲话,戚继光便是说明了此次叫闻安臣来的目的综漫之灰色记忆全文阅读reads();。    他把那份李成梁又打了胜仗的军报拿出来,递给闻安臣,道:“你瞧瞧这个。”    闻安臣有些狐疑的拿过来,看了两眼,顿时便是挑了挑眉头。    细细的看完一遍之后,他笑道:“辽东又有大捷了?”    “没错儿,李总兵又打胜仗了。”    戚继光瞧着闻安臣,沉声问道:“本帅这次叫你来,也是想考校你一番。”    “考校一番?”闻安臣顿时精神一振,虽然不知道戚继光的目的是什么,但这种机会可是难得。    戚继光道:“本帅问你,你看,这一次李总兵斩首这许多,好大一场大捷,你说,日后会不会这泰宁部和插汉部便会畏惧大明天威,再也不敢进犯了?”    闻安臣想都没想,毫不犹豫道:“当然不会。”    “哦?那你说说,大约再有多久,辽东会再起边患?再打上一仗?”戚继光立刻追问道。    “在李总兵的治下,辽东的那些部落,从来是会死人,但不会灭绝。用不了多久,就会重新强盛起来。多则一年两年,少则三个月五个月。”闻安臣沉声道。他忽然嘴角露出一抹诡谲:“又或者,是朝中有人弹劾李总兵跋扈遮奢的时候,辽东就又该打仗了。”    听到闻安臣这一句,戚继光悚然一惊,目光紧紧地盯着闻安臣。    闻安臣说的是很对的,辽东的战事当然不会停歇!甚至戚继光现在就猜到了,过不了多久,一年半载,甚至几个月之后,李成梁就还会再打一仗。    闻安臣压低了声音,嘿然道:“养匪自重,这些年,李总兵不就是这么做的么?”    此刻,他有种重新认识了闻安臣的感觉。    之前在他看来,闻安臣虽然是有些才华,但主要是思维敏捷且缜密而已,这种性子,就破案方面确实比较擅长,但在其他方面,他也没看出什么很厉害的地方来爱在复仇路reads();。而此刻,闻安臣对李成梁的这一番论断,用一阵见血来形容也毫不为过!    太透彻,太清楚,太明白了!    一语将李成梁在辽东的行事方式概括的全活,他被李成梁此人的性格描绘出一二。    此时戚继光极为好奇,闻安臣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事情?他身为蓟镇总兵,天下最顶尖的武将之一,知道这些还说的通,但闻安臣呢?他所在的秦州,距离辽东遥遥数千里,只怕辽东的消息都传不到那里去,他根本接触不到,又是怎么知道的?    不过戚继光虽然心中颇为疑惑,但却没有多问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点小秘密,深究的话,说不定会引起人家的不悦。反正他知道闻安臣身家清白,来历清楚这就足够了。反正闻安臣不会是什么奸邪小人,更不会是敌人派来大明的奸细,管他是怎么知道那么多的?    “你还知道些什么?都说说吧!”    戚继光也是对闻安臣生出好奇之心,他这次把闻安臣招来,本来是另有目的的,而考校他,也是想看看他在其他的方面有什么能力。如果能力足够,他便把那个提议说出来,如果能力不足,那么他说都不会说。    但闻安臣的表现已经出乎他的预料。    他用来考校闻安臣的合格问题,如果说闻安臣能说个七成就算合格的话,方才闻安臣那一番话,已经是说到了十二成。    闻安臣很好,很合格,于是他决定,看看闻安臣到底有多深。    闻安臣沉吟片刻,道:“那在下就献丑了,如果有什么说错的地方,还请戚帅您见谅。”    戚继光笑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    “戚帅您镇守蓟镇,李总兵则是镇守辽东,二位都是大明柱石,北地屏障,也都是屡立战功,但您二人,在行事上,却是大相径庭。”    闻安臣侃侃而谈,将他对李成梁和戚继光的认识说了一通,又是加了一些他自己的看法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